<u id="5ol92"></u>

寬帶提速遇最后一公里難題:光纖入戶小區難進

2013年05月14日

2013年05月14日 06:48
來源:京華時報 作者:古曉宇

點擊進入下一頁

光纖入戶依舊困難重重(鳳凰科技配圖)

原標題:北京寬帶提速遇最后一公里難題

近期,北京電信啟動了針對寬帶用戶的第三次提速,用戶的最高帶寬被提升至30M;而記者從北京聯通內部獲悉,作為北京最主要的運營商,北京聯通很快也將啟動全城寬帶再提速計劃。雖然運營商一直沒有停下寬帶提速的腳步,但抱怨自己家寬帶不給力,享受不了高帶寬業務的用戶也不在少數。寬帶提速的口號提出已有兩年時間,實際進展究竟如何?什么原因讓很多用戶依然停留在低帶寬時代?帶著這些疑問,記者對北京的寬帶發展現狀進行了調查。

□現狀

北京網速水準尷尬

4M以上用戶比例全國倒數

3.03Mb/s,這是本月初互聯網內容傳送服務提供商藍汛發布的《第一季度全國互聯網感知數據報告》中北京的平均感知網速。單看這樣一個數字很難加以評價,但對比之下就可以發現,北京的平均網速不僅與國內平均網速最高的上海(4.32 Mb/s)有著非常明顯的差距,就算是與全國的平均水平2.94 Mb/s相比,也只是稍微超出,在國內的所有省份中,北京的平均網速排在上海、福建、浙江、山東、江蘇、江西、安徽之后,位居全國第八位。

“作為一個國際大都市,北京在平均網速上還在與中西部不發達地區相比,不會臉紅嗎?”獨立電信行業分析師付亮看來,這樣一個網速和排名,與北京在國內的地位極不相稱。然而即便是這樣一個看起來并不理想的數字,也是北京這一年多來加速追趕的結果了。

記者從工信部獲得數據顯示,2012年初,北京寬帶用戶中4M以上用戶所占比例僅略高于11%,在國內所有省份中,只領先青海,排在倒數第二的位置。作為全國的經濟、文化中心,這無疑是一個讓北京的寬帶運營商們感到難堪的數字。

“北京高帶寬用戶比例偏低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基數高”。北京聯通寬帶提速辦公室主任崔普成這樣告訴記者。在很多省份,之前的寬帶用戶基數不高,特別是很多農村地區,根本就沒有寬帶接入,在這種情況下,主要城市寬帶用戶的增加,容易拉高高帶寬用戶的比例。而對于北京而言,寬帶業務的普及比較成功,但反過來,龐大的用戶基數讓高帶寬用戶比例的提高變得更緩慢。

從倒數第二到平均水平

雖然如今的北京寬帶市場上,有聯通、電信、長城、寬帶通、鐵通等等多家運營商,但受原有市場格局影響,北京聯通仍然一家獨大,甚至可以說北京聯通的寬帶發展決定了北京市的寬帶發展水平。而全國倒數第二的排名也讓北京聯通很受刺激。

崔普成表示,在去年年初看到與其他省份的差距后,北京聯通也加大了在寬帶建設上的投入力度,“寬帶提速”也成為當年的熱點。“去年一年我們可是費了不少勁,當時我們提出的目標是一年追上全國平均水平,結果年底時一統計,我們的4M用戶占比達到了53%,已經實現了計劃目標。”

雖說以北京的地位,達到全國平均水平不是一件值得稱道的事情,但客觀地說,一年時間從倒數第二能追到全國中游,確實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在今年的寬帶中國大會上,工信部部長苗圩在表揚寬帶增長較快的省份時,第一個就提到了北京。

崔普成介紹,今年北京聯通的增長目標是4M用戶占比達到70%,而這也正是工信部、發改委等八部門日前聯合發布的《關于實施寬帶中國2013專項行動的意見》中提到了今年全國要實現的目標。

光纖覆蓋水平仍然很低

記者從北京聯通了解到,去年年底,北京聯通10M及以上的寬帶用戶比例為23%,今年年底將提高到30%;北京電信也表示今年力爭淘汰2M及以下帶寬用戶。

從技術條件上說,實現10M甚至更高帶寬接入的條件是用光纖替換原來使用的銅纜,即“光進銅退”,北京聯通和北京電信兩大運營商都在通過免費為用戶更換光纖的方式實現用戶帶寬的提升。《北京信息化基礎設施提升計劃(2009—2012)》曾經提出要求,到2012年底,北京的互聯網家庭寬帶要實現20M全覆蓋。據記者了解,實現覆蓋即具備光纖接入的條件,通俗講就是光纖接到小區門前,目前這一任務實際上已經完成,但覆蓋不等于用戶馬上能用上光纖,實現所有用戶的光纖入戶仍需要一個過程。

崔普成介紹,北京市一共有760多萬個家庭,其中北京聯通的固定寬帶用戶有約430萬。在2011年底,這些用戶中實現光纖入戶的只有18萬戶,只占4%左右;經過2012年的一輪提速高峰,去年年底這一數字已經達到了106萬戶,而今年,北京聯通的目標是新增至少80萬戶。

實際上,從光纖覆蓋到最終的光纖入戶,正是運營商當前遇到的一個主要困難,也就是從小區門前到用戶家中的“最后一公里難題”。

□困局

光纖易鋪小區難進

遇阻原因

對于寬帶運營商來說,要實現光纖入戶,一是在新建小區接入,二是對現有小區進行改造。今年4月1日起,工信部發布的兩項國家標準正式實施,意味著新建小區接入光纖已有政策護航。寬帶運營商面臨的主要困難之一來自光纖改造中物業的阻力。崔普成總結,物業方拒絕運營商進入小區施工可以歸結為四大理由。

調查案例

光纖改造需要進入業主家中進行施工,但某些小區物業不允許寬帶運營商的施工人員進入小區施工,并聲稱“只能安裝小區的社區寬帶”,而業主反映,社區寬帶是“假寬帶”。

居民被迫

使用社區寬帶

家住望京麗都水岸小區的謝先生一家因為寬帶的事最近很是煩惱。他家使用的是聯通的2M寬帶,在得知北京聯通免費為用戶進行光纖改造和寬帶提速的消息后,他聯系了當地的聯通營業廳,但得到的消息令他非常失望。聯通的客服告訴他,光纖改造需要進入他家中進行簡單的施工,但他所在小區的物業公司不允許聯通的施工人員在該小區內施工。

謝先生介紹,根據平時小區業主們的溝通情況,該小區至少有300多戶業主遇到了這一問題,希望升級聯通的寬帶卻被物業方叫停。聯通的光纖寬帶進不來,但一個名為“社區寬帶”的寬帶業務宣傳海報卻出現在小區的通知欄里。

“海報上連個公司名字都沒有,只留了兩個手寫的電話號碼。有業主安裝后,發現寬帶根本達不到自己所選的標準,就是‘假寬帶’。”謝先生說。

記者撥打了海報上所寫的電話,接電話的工作人員稱,他們的公司名為“盈聯訊通”,目前已經在麗都水岸為100多戶業主安裝了寬帶,他特別提出:“這個小區只能裝我們的寬帶。”

“我們不想裝社區寬帶,就想裝有保證的聯通。”謝先生為此專門找到了小區的開發商,開發商也告訴他,國家規定不允許有寬帶服務商壟斷一個小區的業務。

記者以住戶身份向麗都水岸的物業方去電咨詢安裝寬帶一事,該物業公司工作人員先是向記者推薦了社區寬帶,并稱“裝寬帶就找他們”。當記者一再堅持要安裝聯通寬帶并詢問物業公司是否不允許聯通進入施工時,物業的工作人員最終給了當地聯通一個負責人的電話讓記者自己聯系。

該聯通負責人告訴記者,麗都水岸的物業方之前確實不允許他們進入,但近期由于業主們反對的聲音比較大,物業方面對壓力態度有所緩和,目前雙方已經開始協商進入小區施工的事宜。

在記者的走訪中發現,位于亞運村附近的朝陽區北小營住宅區、位于朝陽區南十里居的“燕莎后”等小區的住戶,也都碰到了和謝先生差不多的經歷。

不交錢不能進

運營商進入小區施工,物業方收取“進場費”、“配合費”是一種常態化的行為,甚至可以說是一種“明規則”,這也是運營商在光纖入戶的“最后一公里”遇到的最大難題。

像中國聯通、中國電信這樣的運營商,一方面是央企,一方面是上市公司,背后有著嚴格的審計制度,不允許存在“進場費”這樣的費用支出。據記者了解,在實際中,由于施工是采取分包制,如果費用不是很高,承擔任務的施工隊為了能完成工程,往往會從自己的利潤中分出部分支付這筆費用,但如果額度超過其承受能力,則只能“望區興嘆”。

“有的小區物業就直接對我們說,準備好錢就來,否則免談。”北京聯通寬帶提速辦公室的吳心協說。當然這種費用的收取是無法擺到臺面上的,因此多數情況都是一種口頭協議。只有一次,通州一個小區的物業向北京聯通發來了信函,明碼標價提出了收費的要求,這也讓北京聯通相關工作人員感到哭笑不得。

對于索取“進場費”的問題,一些接受記者采訪的物業公司直言確實向運營商要過錢,但在他們看來,收錢也是不得已的事情。

順義某小區物業負責人對記者表示,運營商進入小區施工,物業要派出專人陪同,要向住戶做工作,有時候還要加班加點,增加了很多的工作量;另外,運營商在施工過程中難免會對小區設施造成一些損壞,物業進行清理維修也需要錢。“為了收錢的事我們也開會研究了好幾次,開始想收1萬元,后來還是決定只收5000元。說實話,這點錢連維修費都不夠,更別說員工的加班費了,我們沒從這里面掙到一分錢。”這位負責人說。

據記者了解,如果費用在合理范圍內,運營商為了工程順利進行,還是愿意承擔的,而額度就成了其中的關鍵。一位北京聯通的施工方介紹了這樣一個事:一家小區提出,進小區施工可以,需要2萬的費用。施工方考慮后覺得可以承受,第二天帶著錢去簽協議,但物業方這時又說“是一棟樓2萬”,而該小區有15棟樓。

誰給錢多誰進

在北京,聯通、電信、鐵通、寬帶通、長款、方正……大大小小的寬帶運營商為數不少,每一家運營商都希望自己能夠掌握更多的用戶資源,而運營商之間的競爭也讓一些物業公司看到了從中獲利的機會。“誰給錢誰進”、“誰給錢多誰進”成為了一些物業公司選擇寬帶運營商進入的標準。

在記者采訪到的小區中,位于朝陽區南十里居的“燕莎后”小區也有住戶反映自己想升級聯通的光纖寬帶,但物業方面拒絕聯通進入施工。該小區物業公司一位員工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會有運營商的光纖接入該小區,但不會每家運營商都被允許接入。對于住戶希望接入聯通卻受阻的問題,他這樣說道:“鍋里只有饅頭,你偏要吃窩頭,那怎么可能?”

按照他給出的解釋,不讓每家運營商都進入,是因為運營商都進來的話,小區的寬帶走線就會很混亂,但是對于物業選擇哪家運營商遵照什么樣的標準,他卻不愿再說了。

小區有自建寬帶

吳心協介紹,在與小區物業的接觸中還碰到過一種情況,那就是之前開發商在建造小區的時候,就進行了內部的網絡資源設置,并自己或者委托物業進行寬帶業務的運營,也就是一般所謂的“小區寬帶”。而為了保證自己“小區寬帶”的收益,這些小區物業也就不允許其他運營商再進行接入。

“這樣的小區寬帶實際上并沒有運營寬帶業務的資質,和那種‘假寬帶’、‘黑寬帶’并沒有什么區別。而且由于這種寬帶接入方式沒有升級改造的空間,用戶在質量和帶寬上也沒有什么保證。”吳心協表示。

“業主委員會不同意”

“在所有情況中最讓我們頭疼的是,物業方面態度也很好,也不提其他要求,但是告訴我們小區業主委員會協商后不同意我們的施工要求。”崔普成將這種拒絕理由稱為“軟釘子”。“如果是其他情況起碼我們可以和物業坐下來協商解決,但這種情況下我們就完全沒辦法了,我們接觸不到業主委員會。對于業主委員會不同意的原因,物業方面也說不知情,這讓我們根本不知道從何著手。”吳心協說。

運營商反映的情況中,有一些小區物業認為,光纖入戶會涉及到線路穿墻,可能會破壞小區內樓房的保溫層,因此拒絕施工隊的進入要求。對此,崔普成表示,在現有完善后的光纖入戶施工工藝中,已經考慮到了對居民樓的保護,不會存在破壞建筑物的情況。

□破解

期待政策的力量

示范小區的啟示

對于運營商來說,加快寬帶改造的關鍵就在于突破“最后一公里難題”,而解決這個難題,獲得小區物業的配合與支持又是繞不過去的坎。在這個問題上,雖然困難重重,但仍有成功的經驗可供借鑒。

去年7月份,北京市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等單位聯合發布了《關于實施北京市光纖寬帶普及提速工程的意見》,文件中規定,“北京市各級機關及其所屬企事業單位的住宅、辦公及商用建筑,應率先實現光纖到戶并通過光纖寬帶接入互聯網;中高檔住宅及商用建筑,應盡快實現光纖到戶并通過光纖寬帶接入互聯網;列入北京市2012年度綜合整治名單的老舊小區,應同步實現光纖到戶;其他住宅、辦公及商用建筑應積極推進光纖到戶工作。”《意見》要求選擇一批住宅、辦公及商用建筑開展寬帶光纖改造試點,共有14個區縣的400個小區進入試點名單。

據記者了解,當時選定的400家試點小區是在各運營商上報的近千家小區中遴選出來的,這些小區覆蓋高中低檔和各種類型,其中還有一些小區是運營商在光纖改造中遇到的“釘子戶”。

將近一年時間過去了,這400家試點小區的光改進程如何呢?崔普成向記者介紹,在這400家小區中,北京聯通有寬帶業務的有369家,截至目前聯通的光纖改造已經成功進入的有337家。雖然還有32家沒能攻克,但這一完成比例已經遠遠超過了非試點小區。實際上,記者所居住的小區正在試點范圍內,就在今年年初完成了光纖入戶的改造。

這些試點小區在光纖改造上的成功經驗,對于運營商今后的光改有著很大的參考價值。

亟待政策支持

據記者了解,納入試點范圍的小區光改比較順利,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作為《關于實施北京市光纖寬帶普及提速工程的意見》聯合發布方的北京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委員會明確要求有關物業管理單位協助試點工作,“各物業服務企業、房屋管理單位不得人為設置障礙,不得收取費用,不得就接入和使用建筑紅線內的通信管線等基礎設施與企業簽訂壟斷性協議,不得限制用戶自由選擇電信業務的權利。”

有了物業方主管部門的“尚方寶劍”,運營商再與這些小區物業的談判中就硬氣了很多。“文件上有白紙黑字,多數物業公司看到還是會比較配合,即便有少數還沒談下來的,也基本上是采用推托的方式,不會直接拒絕。”北京聯通一位光改施工負責人這樣說道。而相反的,那些非試點范圍內的小區,運營商在進入過程中面對的阻力就會更大。

中國信息經濟學會理事長楊培芳認為,寬帶建設并不僅僅是電信企業的事,而是國家的公共性基礎設施建設,政府在這當中應該發揮更大的作用。他舉例說道,美國在搞寬帶發展時,奧巴馬批準的法案細化到每一項費用、補償金額都有明確的政府規定,而在這方面,我國的政府支持力度還差得多。他表示,以工信部為代表的政府相關部門應該出臺更為細化、具體的政策,僅僅是《住宅區和住宅建筑內光纖到戶通信設施工程設計規范》、《住宅區和住宅建筑內光纖到戶通信設施工程施工及驗收規范》這樣的規定是不夠的。

來源:罡橋(上海)科技有限公司
  • 1
  • 2
  • 3
  • 4
  • 5
2017夜夜干精品,狠狠干在线观看影院